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亲的乱伦蜜穴
母亲的乱伦蜜穴

母亲的乱伦蜜穴

半夜醒来的时候是听到女儿的哭声。儿子已经倒往床上的另一边呼呼大睡,我则撑起身子来给女儿喂奶。性感露奶内衣与交叉黑丝袜都还没脱掉,我就直接坐在床边给女儿喂着奶。尽管身体再累,但只要给女儿喂奶的时候就得打起精神。

  突然间感觉到背后的儿子动了动,鬼鬼祟祟的移动到了我的旁边,将头枕在我的丝袜大腿上,抢着另外一边的奶子喝。我又好气又好笑的拍了他的头一下,他则是厚脸皮的继续从下吸住我的奶子,开始吸起奶来。

  女儿吸的那边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儿子吸的那边不知是因为乱伦情绪的关系还是他的舌头一直挑弄我的奶头,一下就传来了通乳之后无比酥麻的感觉。

  儿子一边摸着我的丝袜大腿与屁股,一边用挑逗着我的奶头。我懒得理他,只是忍住快感专心地把女儿喂饱。

  将女儿喂饱也换了尿布之后,将女儿安置好让她再次睡去。但鬼祟的儿子却从身后抱住我的身躯。我正要发作敲他的头,突然间儿子已经从身后将那诡异的肉棒捅入了我本就湿润的阴户里。

  「你这孩子,噢……!」还来不及骂他,我就已经攀在婴儿床边被儿子狠狠干了进来。怕吵醒女儿,我便与儿子的下体紧紧连在一起,一小步一小步的慢慢移动到了床边。我的双手一搭在床边,儿子便从后面狠狠的打桩起来。我的身高比儿子高了十二公分,用背后式干我并不方便,但我可以张开双脚或是弯曲膝盖,儿子便可以无障碍的从后面用阳具刺捅着他母亲的乱伦蜜穴。

  我将膝盖跪上了床,儿子便更方便了。他直接从背后压上我的身子,双脚踩在床上撞击着我的丝袜翘臀,双脚也黏在我的丝袜美腿两旁摩擦着我的一双长腿。

  既像狗在交配的姿势,也因为体型差距,小孩骑大车的关系看起来更淫秽了。

  儿子肯定不会这姿势的。不知道他是不是可能跟同学看过这些成人资讯,但我觉得更可能的就是,这种本能的东西是不用学也会的。只要能用他的巨大龟头冲撞亲生妈妈的子宫颈,他什么可能的姿势都会去试。从背后被干的我,胸前的一对巨乳钟垂般的前后猛烈摆动着,儿子也不放过它们的从背后抓住这对奶子,然后用逐渐熟练的淫荡手法搓揉刺激着我的乳房,让它们对着床铺喷射出汹涌的母乳。

  一边喷溅着本该神圣的母乳却淫贱的从后遭到儿子奸干;阴道壁每个皱褶都被儿子夸张巨大的龟头冠刮平又撑开,对於一个年仅14岁的小男孩而言,真的是一支威力太过於强大的生殖器,像我这样成熟的女性肉体都毫无抵抗的屈服在儿子形状诡异的肉棒之下。

  原本已经疲累的身体在儿子毫不留情的冲击之下,就在儿子再次於我体内猛烈射精的同时,被狠狠带上快感的最高点,爽到都流出眼泪哭喊了起来。好像不管再如何累,只要儿子的阳物一插进来,就会马上点燃我身上情欲的火焰。

  原本以为儿子应该在射完精后就应该软化的我,却听到儿子在我耳后说了:

  「妈妈我还想要……」已经感到疲累的我在他身下摆动了身体,把他仍然坚挺无比的肉肠挤出了我的阴户。急色的儿子着急的捅回我的身体,只是没经验的他却插错了洞,将沾满精液与淫水的大龟头捅进了我的菊花之中。

  「噢……儿子不是那里……啊!」

  儿子好像没听到我的惨叫,仗着龟头上满满的淫交润滑液就长驱直入的狠狠插进了我的屁眼。儿子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插的不是阴道,但润滑足够的情况下,他还是将那大龟头狠狠的刺进了我的后庭。

  浑身无力的我已经无法阻止儿子凶狠的奸干。就像阴道一样,儿子肉棒前端的大龟头刮弄着我的肠壁,但可能已经知道插错地方,所以儿子并不会很用力,反倒是十分的温柔。从未肛交过的我奉献出了后庭的处女,感觉好像一直想要大便,但又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肠壁每个敏感的神经都被儿子诡异的肉棒前后轻柔的摩擦着,给我除了阴道性交之外另外一种奇异的快感。儿子轻轻撞击着我穿着交叉黑色透明丝袜的俏臀,双手再次向前捞弄着我巨大的雪白双乳,双手充满技巧的挤压着,从乳头挤出来不及喂给女儿的母乳,让我浑身酥麻的直接喷射在床面上。

  在这奇异的肛交之中,我居然也获得了满满的刺激快感,既变态又畅快。儿子被我紧窄的肠壁挤压,没有再支持很久就深深地往前最后一捅,马眼大开在我的肠道深处喷出今天已经不知第几道的稀疏精液,我也被这最后一喷刺激得冲上了这场乱伦淫戏最终的高潮,母子两人再次抱在一起昏沉的睡去。

  ——

  隔天的儿子仍然是要上课,但穿着性感内衣与黑色透明交叉丝袜的我,都已经睡晚了很久才跳起来。眼看已经快要迟到,我赶忙催促儿子去换衣服,自己也将性感内衣都脱了,换上白色短裙,紫色衬衫与透明肤色丝袜搭上高跟鞋,准备开车载儿子去上班。

  随便塞了点早餐到儿子手上,我赶忙到社区的地下停车场将车开出,将女儿放在后座的安全座椅,载了儿子出发送他上学。岂料,儿子到半路就喊着因为早上赶着出门还来不及拉屎,所以现在肚子痛要赶快排解。我停车在附近的速食店,就让儿子赶快上去找厕所了。

  不过儿子上去还没一分钟,我的手机就震动起来,发现是儿子传讯过来,说是厕所没有卫生纸,要我赶快帮忙送上去。有点头疼,但车里空调开着暂停一下,女儿应该还不至於怎样。我拿着车里的卫生纸走到二楼的厕所,敲了敲门,小仲很快打开门,我将卫生纸递过去,结果儿子却是将我整个人都拉了进去。

  「哎唷!」被拉进厕所里的我这才发现情况不对。儿子根本不是肚子痛,是想要拉我进来强奸!他已经将制服裤与内裤都拉到脚踝的地方,挺着一根形状古怪的肉棒转着眼睛看着我:「妈我受不了了,你快帮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我呆站着不动,他又催促了下:「妹妹不是还在车上吗?妈你快点啦拜托……」儿子搬出女儿让我一点办法都没有,翻了白眼的我只好转过身来趴在墙边,原本是要将丝袜给拉到膝盖部位,但儿子阻止了我的动作,将我的肤色透明丝袜重新拉回腰上。他将短裙给掀了起来,然后用力将丝袜在裆部的位置撕了个洞,让我的双腿蹲低并把内裤往旁边一拉,就从后面狠狠插了进来。

  几乎就要叫出声来的我赶忙咬住嘴唇,然后摀住了自己的嘴。儿子一边加速着撞击着我的丝袜美臀,一边打开了我胸前衬衫的扣子,直接将手从胸罩底下探了进去,狠戾的掐弄着我那对32G的淫荡奶子。

  第一次在外面的厕所性交,带给我的刺激不可谓不大。尤其从身后强奸着自己进行淫交的,是自己14岁的亲生儿子,让我紧张却又舒爽得不得了。虽然没有进行前戏的爱抚动作,但我的阴道一下就进入了完全湿润的适合交配状态,乳头也随着儿子掐挤大奶的粗鲁手法开始分泌乳汁。儿子从身后转过我的头,让我在背后性交的状态下与他进行着激烈的深吻,不断交换着唾液并互相舔舐着彼此的舌头。

  明明昨天告别处男之身之后还没有多久,怎么儿子一下就像老手一样把我干得眼花撩乱了?连结婚十几年的老公也没有这么强啊?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儿子一下抽离了我的身体。我还在疑惑儿子明明还没射精的时候,他却自己坐上马桶,然后把我拉到了他的身体上,示意让我面对面的坐在他身上继续性交。

  亟欲赶快搞定儿子去顾女儿的我,很快调整好姿势,从上而下的用阴户吞没了儿子那诡异的红肿龟头。在这个姿势下,儿子可以吃着我胸前的两颗奶,不会浪费奶水喷在厕所的墙上。他也正好可以将双手摆放在我裹着透明肤色丝袜的翘臀上,使劲揉捏他最喜欢的丝袜美臀。

  「妈你的屁股好好摸喔,又很有弹性,特别是穿丝袜好棒好好摸。」儿子放开嘴里的奶头,一嘴奶味的在我耳边淫声轻语道。

  「你少多嘴,快一点。」我加速摆动着我被儿子紧紧掐住的丝袜翘臀,像电动马达一样用紧窄充满弹性的阴户榨着儿子的怪异肉棒。抱住儿子的头也让他能够更用力的吸吮我的乳头,让大量的乳汁灌进他的喉咙之中。就当作是给儿子喂早餐吧,我有点混乱的安慰着自己。

  「妈妈,我想让你怀孕,」年轻的14岁儿子居然如此喘息着淫浪的说道:

  「以后可以跟我们的小孩说,你是妈妈穿丝袜跟哥哥在速食店厕所交配变受精卵的。」「什么啦!啊……!」这是在说什么呀!这真的是我国二儿子讲出来的话吗?

  这淫声浪语让我不知怎么搞的一下刺激到了极点,狠狠的往下一坐用力套弄着儿子那坚挺的淫乱肉棒。儿子也承受不住他母亲这重重的一坐,掐住我裹着透明肤色丝袜的屁股,狠狠的向上一挺,在我的蜜穴深处爆炸似的喷发出白浊的怀孕毒汁。母子间一并激发的致命快感让两个人一时间都用力找寻对方的嘴唇用力的吸吮着,这样才不会因为过度的欢快而忍不住叫出声来被人发现。

  明明昨天已经被儿子内射了数不清的次数,儿子今天还是将第一发大量的精液全数打在我的阴道深处,烫得我与儿子接吻的同时忍不住流下了快感溃堤的泪水。

  在两个人喘息着结束了交配之后,我才赶快从儿子身上站起身来,结果一坨精液与淫水的混合物瞬间从我的阴道口滴落下来,全都落在了儿子的制服裤上。

  我们对看了一眼,开始拿卫生纸想要擦乾净,但大概试了十秒钟就决定放弃了,回家换裤子吧!

  我们勉强整理好衣服之后,儿子开了厕所的门缝确认外面没有其他人在看,然后就一前一后的溜出了厕所,火速回到了停在速食店外的车上。

  边开车回家的路上我边责怪着儿子,他也不好回嘴的乖乖给我骂。我一边骂着,一边用遥控器开了社区的地下停车场,往自己家的停车位开去。停好之后,手刹车拉好,儿子一手往我的右腿摸了过来,不停的轻抚着我穿着肤色丝袜的右大腿。我的天,儿子又要了?

  「妈妈我们在车上做。」天啊,这两天都射经几次了,儿子居然还可以?!

  而且上学完全不管了吗?但儿子一手伸进我裙子里面摸到我红肿的阴户,好像那只手有魔力似的,我马上又软化了。

  确认停车场的灯光应该够昏暗,路过的车应该不会看到我们,我将座椅放倒,让儿子跨过排档杆压在了我的身上。我将白色短裙拉了起来,将早已撕开的透明肤色丝袜底下那件湿掉的内裤往旁边一拉,又让儿子那怪异的大龟头迫开我的两片小阴唇挤了进来。

  难道真的是有什么魔力吗?就算原本已经觉得阴道口被干肿到不行了,怎么儿子这根肉棒一戳进来,我又觉得爽到不行了?他再次用那超大的龟头棱沟刮动着我的阴道壁,让我的整个蜜穴都因此舒爽搔痒到不行。而往前顶道最深的时候,儿子的龟头又给子宫颈施压带来一股挤压的快感。

  儿子一边在前座压住我强力奸干,一边伸手到我的屁股底下捧着那对丝袜美臀,配合着他前后缓慢却有力的刺击,反方向施力让我的阴户能被他捅得更深。

  衬衫里那对快要撑爆扣子的32G奶子也被他掏了出来,左右交错着被他用力含着吸取着母爱的乳汁。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胸部有什么问题,明明女儿吸的时候,还有老公吸的时候,都不会有这样的性快感。但儿子的嘴一接触到乳头开始吸吮,不论是轻吸或是狂吮,整个就像在放电一样冲击着我的上半身,让我觉得被儿子吸奶真是爽到极点了。

  车子随着儿子搞我的节奏滋滋滋的上下起伏着,如果有人经过,就算一时看不清楚里面有人,肯定也知道有人在搞车床吧。只是别人不可能会猜到,车里37岁的美妇,与14岁的国二生,居然是一对正在进行羞耻淫行的乱伦母子。

  「妈不行了,好爽好爽……再多一点……」我已经被干到快感连连,只能失控的流着眼泪,已经承受不住却又哭喊着向儿子哭喊着要求更多。儿子在我的呼喊之下,抓住我的包裹着肤色丝袜的美臀,向我的下体深深地捅干下去,又一次狠狠的射精在我的花心深处。

  在我以为终於要结束的时候,彷佛不知疲累的儿子突然打开了车门吓得我半死。他跨出车门将几乎软脚的我也拉了下来,在我搞不清楚他要干嘛的时候,又将我拉到车子后面,让我的双手搭在车子后面,让我的一双丝袜长腿往两旁分开,从我身后再次狠狠干了进来。

  这样没完没了的性爱马拉松几乎就要击垮我的神智。明明我已经累到极致,但性致勃勃的儿子虽然仅是昨天才脱离处子身,却像一头不知疲累的播种机器一样,一再插干着已经被他当作配种母狗的丝袜美母。

  儿子将我穿着肤色丝袜的右腿抬了起来,跨在车后的保险杆上,从我的两条丝袜美腿之间抓了一个更深的角度刺了进来。已经无法控制儿子怒滔般的需求,我只能靠在车子上放任着明明只有国二的儿子在我淫荡的肉体上交配取乐。明明一开始是我放任自己挑逗儿子,用一对喷着母乳的淫荡乳房让儿子变成我的俘虏。

  但最后却是我被儿子那根有着超大龟头的诡异肉棒奴役,变成他强大生殖能力之下的怀孕工具。

  「生我的小孩吧妈妈!」儿子在我的耳后低吼着最后一声,然后一下抓住了我的两条丝袜美腿,将已经高潮到彻底脱力的我撞在车子的后面,贴着车面,哭泣着放任着儿子在我专属於他的阴道里放射出无比快乐的淫欲种子。

  ——

  我全身穿着连体丝袜衣坐在床上,微低着上半身,儿子则悠闲的将头枕在我的黑色丝袜大腿上,隔着丝袜衣吸吮着我32G的雪乳,而我则用纤细的手指套弄着他形状古怪的坚硬肉棒。这天我为了庆祝待会要告诉他的事情,特地上网买了一件超贵的全身丝袜连体衣,从颈部到脚尖,全都被细致的超高级丝袜材质包覆着,连阴部也不意外。

  就在儿子吸奶吸得正爽,肉棒被我套出精液,一突一突的向上如喷泉般射出海量精液之后,我从身后拿出了一根验孕棒:告诉他妈妈怀孕了。

  「真的?」儿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的眼睛。

  「嗯,真的」我拿着验孕棒在儿子的眼前晃了晃,上面很明显的验出了结果:

  我怀孕了。

  从第一次与儿子性交之后过了一个月,在这之间我只与丈夫行房了一次,而且是有带套的。与儿子之间搞不好接近上百次的淫行交配中,没有任何一次是带套的。可能也是我纵放了自己吧,心底总说服自己,才刚生了妹妹,不可能再怀孕的;儿子还是小孩子,他射进来不会让我怀孕的,如果怀孕,老公也会觉得是他的保险套漏了……但其实,搞不好我心里想的是:我就是想要怀这个把我干到疯狂的男孩的亲生小孩。

  「太好了!」儿子扑了上来,原本在我帮他手淫射精之后些微软下的肉茎也重新硬到顶天。儿子熟门熟路的用巧妙的手法按摩着我被包覆在丝袜衣之下,那对白里透红的雪白嫩乳,然后张嘴用力的透过这套细致的性感丝袜内衣吸取着淫靡的乳汁,玩弄我的我的32G淫荡巨乳。一对乳房被狂吸得不能自己的我低头打断儿子吸奶的动作,捧起他的脸与他深吻互舔舌头并交换着唾液。

  已经受不了儿子的各种爱抚,我主动的趴在床边面对着房门口,让儿子从身后进来。裆部的丝袜已经完全被我的淫水所浸透,润滑足够的情况下,没有撕开丝袜,儿子就从后面直接狠狠的透过丝袜干了进来,那大龟头顶着薄薄的丝袜顶进我的阴道内,刺激的触感让我爽得哭叫了起来。

  「啊 好爽好爽!儿子,妈妈要爽死了!老公,你老婆要爽死了!」不知是痛还是爽,抑或两者都有,我随着儿子从背后狗干着我的动作,舒爽的胡言乱语哭喊着,时而叫小仲儿子,时而亲昵地呼喊他老公而叫自己做他的老婆。

  「映雪荡妇,你是我的丝袜喷奶母狗!」儿子淫虐的呼喊着母亲的本名,但我也毫不抗拒的用丝袜美臀迎合着他的奸干,配合他不合伦常的称呼。

  「方育仲,我宋映雪我永远是你的丝袜喷奶母狗!」我仰着头欢快的哭喊着儿子的全名,往后死命的用丝袜美臀与淫穴挤压着他透过丝袜干进我体内的古怪肉茎。

  儿子紧紧地用双手从后挤压着我包覆在连体丝袜衣之下的那对淫荡巨乳,随着每次手指的掐挤,都从乳头穿过丝袜衣喷射出一道道的乳汁,那就是连结我们这段乱伦母子的琼浆玉液。

  「妈妈,你怀孕了奶可以一直保持一样大,又可以继续喂我奶,好爽喔。」儿子持续的用语刺激着我,并从后隔着丝袜猛捅着我充满弹性的的丝袜蜜穴。

  「妈妈一直怀孕给你生孩子然后一直喂你奶,儿子你要一直干死妈!」「好,这些精液全都射给你了,射死你!射死你淫荡妈妈宋映雪!」儿子死死的掐住我那对淫荡的奶子,向床面喷溅出大量的母乳。下体也往前狠力顶进我的身体里,让那巨大的龟头隔着细致的丝袜顶住我的子宫颈,疯狂的在我的淫穴最深处爆射出满溅的腥臭精液。

  「育仲老公,我要再给你生一打小孩……啊……爽死了……」舒爽到极点的我仰起上半身用力哭喊,乳房内部与子宫深处累积交错的致命快感像雷击般直冲脑门。跨越顶峰高潮到极点的我,像是要与身后的儿子融化在一起般的,被乱伦的欢快绑在一起飞上了天,只求彼此连结的淫乱性器再也不要分开,永远永远插在一起疯狂交配。

  高潮的顶点尚未退去,突然房间门打了开来,张大了嘴讲不出话,目瞪口呆的老公看着眼前这对正在交配并欢愉到顶点的淫乱母子,吐不出任何一个字。

  「老……老公……你不是今天有饭局……?」还被儿子肿胀的阴茎透过丝袜连身衣插在身后的我,浑身发抖着,顶着毫不停歇的快感,只能断断续续的讲出一句话。

  「妈妈,我骗你的。」射完精的儿子,阳具丝毫没有软下,在身后再次驱动起他性爱天赋满点的生殖器,抓住我全身都穿着丝袜的淫荡娇躯,又一次在他的父亲,我的丈夫面前奸玩起他的亲生母亲,矮小的身子却让身材修长高挑的丝袜美母屈服在他恐怖的性能力之下。

  「爸爸,妈妈现在是我的丝袜喷奶母狗了。」


  【完】